法制新闻

再审立案,为什么这么难?难道背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和目的?

时间:2017/10/16 17:14:59  作者:  来源:新浪博客  查看:117  评论:0
内容摘要:    记者:安力红   周游    近日,接到河北保定金盛管业有限公司(金公司)上百名职工实名举报河北大桥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大桥公司)在2011年间,以和金盛公司集资建房为名,利...
    记者:安力红   周游
    近日,接到河北保定金盛管业有限公司(金公司)上百名职工实名举报河北大桥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大桥公司)在2011年间,以和金盛公司集资建房为名,利用大桥公司股东刘海军在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保定法院)民三庭当庭长的爱人刘慧改,在审理这起集资建房纠纷案件暗箱操作。实际审判“人”与判决书上的“人名”不符,张冠李戴,徇私枉法,以及保定法院执行局依据严重超期失效的评估报告强行拍卖金盛公司国有性质土地财产,造成上亿国有资产流失和金盛公司数百职工群众失去基本生活保障引发群体事件等严重违法,保定市委和政法委多次要求该案立案再审,至今已到4个年头仍然没有立案再审,有失法律公平正义、有损社会稳定、告状无门等一系列有悖国家法律和中央精神的社会问题……
再审立案,为什么这么难?难道背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和目的?

 

    据编辑部了解,保定金盛管业有限公司市1972年由国家建设部定点设立的专业生产大型输水管道的厂家,共有职工545人,厂区占地约五万平方米,现位于保定市区内。该公司一直为全国大中城市供应输水管道,正常年份年产量一个多亿,每年为国家上交的税金一千余万元,利润在300万至500万之间,并负担500余职工工资福利800余万元。
    金盛公司与大桥公司集资建房纠纷一案始于2011年9月23日,双方签订了《保定市金盛管业有限公司集资建房代建协议》(下称“代建协议”)约定的总价款为1.09亿元及若干套商品房等。“代建协议”签订后,大桥公司首期给付金盛公司5000万元(相当于近50%开发总价款)。收款后,金盛公司即着手选址搬迁,共支出约4000余万元各项费用。
    2011年底,金盛公司突然接到大桥公司终止“代建协议”和归还5000万元开发费的通知。在得到金盛公司:“5000万元大部已用于工厂选址、搬迁,暂无力一次性足额归还”的答复后,大桥公司又向金盛公司提出了继续履行代建协议的条件即:将“代建协议”中约定的1.09亿元价款调低到3000万元,则可以继续履行……。
    对此无法满足的条件,金盛公司的唯一选择就是拒绝。于是,恐吓、利诱、威胁便纷至而来。大桥公司不惜花钱雇用大批黑道上人员天天到金盛公司无事生非、聚众滋事,甚至还差人捎信恐吓。2012年2月2日这天,大桥公司更是花大钱请到了保定振华武馆的两卡车打手到金盛公司,将金盛公司法定代表人杨金栋(下称杨金栋)软禁起来,直接施以威胁、恐吓……在行动自由受到控制、生命安全受到威胁的情况下,杨金栋被迫与被申请人签订了“终止《集资建房代建协议》协议书”、“还款协议”和一份惩罚性“协议书”三份协议。而置身险境的杨金栋为了证明这三份协议的不真实性,当时唯一能做的就是将2月2日这两个日期故意写为12月12日,以期得到日后的确认……。

    上述协议签订后,因选址搬迁而处于停产状态的金盛公司,便开始积极筹款,三个月内先后退还大桥公司1500万元。然而,大桥公司还是以金盛公司违约为由,将其诉至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保定法院),要求退还余款3500万元及违约金。而接手并负责审理此案的,正是大桥公司股东之一的刘海军(律师,也是大桥公司诉讼代理人)配偶刘慧改任庭长的民三庭。2012年9月25日保定法院作出了(2012)保民初字第107号判决(见第107号判决)。其结果是可想而知的——
    面对这份不公正判决,金盛公司本应依法提起上诉,但考虑到“代建协议”毕竟是违反了国家政策的。于是,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金盛公司便放弃了对第107号判决行使上诉的权利……当金盛公司从建行贷款3500万元,向大桥公司归还余款时,大桥公司却以各种借口不予接收。无奈,金盛公司又去找保定法院,请求将该款项存入保定法院账户以示履行,然保定法院同样不提供账号也不予接受,并坚持要走拍卖程序。至此,金盛公司方才明白,原来大桥公司的真正目的不是想要回那3500万元,而是想得到金盛公司的这宗以数百名职工身份置换来的国有土地。无奈之下,金盛公司便开始了艰难的申诉维权历程——
    ——2013年7月~9月,金盛公司就此事向保定市相关部门多次反映,时任保定市政法委张平书记也做出过批示,保定法院集体受贿的三名法官退回大桥公司贿送的每人十万元贿款。
    ——2014年4月以来,金盛公司通过保定市中院院长信箱多次向梁红继院长电子邮箱件发邮件进行申诉。据执行局李法官讲,梁院长也对此案有过不得强行拍卖的批示。
    ——2015年4月,金盛公司得到新的证据材料,与代理律师一起到保定法院递交再审申请及证据材料,要求再审。接待人员是保定法院的梁旭法官,在收下材料后没有给金盛公司出具任何书面凭证,只是让回去等通知。
    ——2015年7月6日,再次找到梁旭时,得到的答复是撰写的再审申请书不符合要求,并要求金盛公司按照梁法官提供的再审申请书格式进行修改,修改后重新提交给保定法院时,法官梁旭告诉金盛公司说戴法官同意转交,如果有事可打电话0312-3103308联系。事后我们无数次打电话问询此事,戴法官称本案已移交给一位姓佟(音)的法官手上(联系电话是0312-3103060),之后佟法官又告知说:已通过《机要117号》文件方式送至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一庭,之后我们多次以电话方式或派员到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进行查询,但得到的结果均是——查无此案。

再审立案,为什么这么难?难道背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和目的?

 

    ——直到2016年7月,接到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不愿透露姓名的法官打来的电话(0312-3103308),称要金盛公司到法院,领回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退回的材料。当金盛公司派员和代理律师一同到法院后,发现该材料既没有案件进度表,也没有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书面裁定或书面信函,更没有保定法院的任何关于本案的态度。几经交涉我们及代理律师无奈之下没有领取保定中院所称的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退回的案卷材料。
     由于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及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自始至终均未出具任何的书面裁定或材料,导致我们向保定市人民检察院提起的抗诉申请未获受理。而不予受理的原因就是没有任何的书面材料证明我们已向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或者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过再审申请。
       法院是个说理的地方,是国家、集体和公民个人生命及合法财产的保障根基。保定法院个别审判人员为徇私而枉法,并阻碍当事人行使诉讼权利,最终造成国有资产严重流失,数百名职工失去生活来源和基本保障,进而给社会造成极不稳定的严重后果。也正因为保定法院这一纸判决,使得保定市委、市政府组成了一个联合工作小组(下称联合工作组)专门负责这一维稳工作。虽有市委秘书长挂帅,政法委、国土以及区委、区政府、办事处等十几个部门联合组成,并责成保定法院立案再审这一集资建房纠纷案件。然而一年多来并未见任何立案再审的迹象。长期以来,只有联合工作组对金盛公司失业职工的口头安慰。截至发稿时,仍未见到保定法院有关对该案件的再审立案通知或消息,也没有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任何立案(或不予立案)通知。
    根据国家法律和最高人民法院的最新指导精神,此关乎产权尤其是关乎国有土地财产权属的案件,都应当予以立案再审。可金盛公司与大桥公司这起因违规集资建房形成的涉及国有土地财产纠纷案件却为什么一拖再拖?联合工作组转送保定法院的再审申请为什么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仍然滑任何立案或者不予立案的通知?这其中究竟会有什么原因?是否会引发更大规模的群体事件?……

    我们从举报材料和金盛公司律师的法律意见书上看到:金盛公司与大桥公司的集资建房协议是违反国实政策的,此案中的几个关节点或许可以说明其中存在的问题或“项庄舞剑”的阴谋:
    其一、在本案的执行过程金盛公司曾多次将筹集的款项交到法院,但法院或者不见金盛公司人员,或者拒绝代为收取返还款项,在金盛公司提出把返还款项汇入法院账号时,也拒绝向金盛公司提供法院账号;
    其二、金盛公司带着返还款项直接给大桥公司时,大桥公司法人王大桥明确回复金盛公司:必须一次性还清。当金盛公司带着足额承兑汇票到大桥公司返还拆迁款时,大桥公司法人王大桥却不是以“我们只要现金,不要承兑”为由,就是“需要和股东刘海军商量”为由拒绝接收。
    其三、2014年,在事先不告知金盛公司也没有对金盛公司被查封财产进行评估的情况下,保定法院就拿出了评估机构对金盛公司的评估报告。事后方知该评估报告形成于2014年6月19日;
    其四、2016年4月20日,保定法院在没有对金盛公司财产进行重新评估的情况下,仅凭当年(2014年)那份已经严重过期(法律规定评估报告一般的有效期限为:基准日起一年之内;进入执行阶段的评估报告的有效期为:基准日起的6个月之内。)的评估报告,强行拍卖了保定金盛管业公司这宗国有性质的土地资产,而其买主就是大桥公司,且拍卖成交价格仅为8000万元。
    杨金栋厂长给我们提供了一份由河北广宇律师事务所的法律意见书,该意见书不仅罗列出这起纠纷案件的违法之处,同时也拿出了充分的法律依据:
    一、集资建房协议违反了《国发{2007}24号文件》和河北省《冀政{2007}95号文件》规定,依法应认定为无效。而无效的民事行为自始至终都没有法律约束力。
    二、金盛公司依据应当再审的多项法定理由提出的再审申请,保定法院不依法进行再审,也是涉嫌违法的。
    三、金盛公司及其委托代理人自2013年申请再审后,迄今未得到保定中院负责任的正面回应,甚至搪塞、推脱。
    四、最高人民法院对本地各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上级人民法院对下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发现确有错误的,有权提审或者指令下级人民法院再审”。
    杨金栋厂长告诉我们,我们是个法制国家,河北广宇律师事务所的法律意见书交给了上级组织,要求立案重新审理,依法办事。从2013年开始我们就向上级反映,至今年都2017年上半年啦,没有任何结果,也不让我们找上级领导反映情况,经常安慰安慰再安慰,我赞成安定团结,但事情总没解决,国家的资产不能这样流失,几百名职工怎么安排,这些事都是急需解决的。高院有法律规定,怎么到了实际事都一拖再拖,光说稳定不解决实际问题能稳定了吗?
    就此事件及一系列问题,本编辑部将进一步深入调查并继续关注。
再审立案,为什么这么难?难道背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和目的?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社会新闻-新闻综合 邮箱:cnxxiw@163.com 闽ICP备12010380号
Powered by OTCMS V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