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

吉林四平:300亩耕地以租代征引发民愤 政府动用特警暴打村民

时间:2015/2/3 12:20:58  作者: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87  评论:0
内容摘要:编者按:    土地是农民赖以生存的根本。而部分“蛀虫”则想尽办法通过非法手段榨取其中的利润,侵蚀社会稳定的根基。作为终日劳作的普通百姓因受教育程度的限制,信息的相对滞后,以及国家普法的不足等,往往很难辨识某些行为的合法性,导致无意识维...

编者按:

    土地是农民赖以生存的根本。而部分“蛀虫”则想尽办法通过非法手段榨取其中的利润,侵蚀社会稳定的根基。作为终日劳作的普通百姓因受教育程度的限制,信息的相对滞后,以及国家普法的不足等,往往很难辨识某些行为的合法性,导致无意识维权。

 

 

    《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九条规定,国家保护集体土地所有者的合法权益,保护承包方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侵犯。第十条规定,国家保护承包方依法、自愿、有偿地进行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

 

 

    然而,在现实中,政府与执法监督部门为利益唆使相互勾结,带头鱼肉百姓,挑战法律的尊严,制造了一起起本不该发生的悲剧。

 

 

    2014年8月13日晚上八点左右,吉林省政府附近的路边上,一群特警将来自四平市辽河农垦管理区孤家子镇二社的五十多名上访百姓团团围住,不分男女老少,一顿暴打,多数百姓受伤。打完后,特警将哀鸿遍地的村民强行赶上了早在路边等候的大巴车,扬长而去。

 

 

    是谁指使特警对毫无还手能力的百姓痛下毒手?老百姓又得罪了何人遭此不幸呢?百姓为何到省里去上访呢?带着诸多疑问,记者来到四平市辽河农垦管理区孤家子镇二社,采访了受伤的部分村民。

 

 

暴力征地 由租变卖引发民愤

 

 

当记者来到孤家子镇二社询问有关上访被打事件时,村民们个个义愤填膺,指责政府乱用国家机器,个别领导公器私用,妄图阻止村民上访,掩盖其不法罪行。

在遭受暴打时被打掉二颗门牙的村民梁德成说:“那场面太残暴了,当时把我打懵了,头上好几处大包,满脸是血,门牙掉了两颗,我们是毫无还手之力,我们也根本没有还手。”随说着,梁德成向记者展示了齿缺的牙槽。村民卜素芹说,她的肋骨软肋被打伤,当时都动不了了,被特警强行驾起来扔到车上的。

 

 

    村民们反映,2011年村干部与镇里领导在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把村北边的一等地责任田共计24公顷,以每公顷36万元的价格租给了吉林德正肥业、北方塑编和远大木业三家企业,租期是从2010年至2027年。这是村干部口头告诉的,并没有合同什么的,当时村民不同意租地。谁不同意,村里穆国林(原小队长)就带人到谁家里去打人,性质非常恶劣。更为恶劣的是,队长仲启军、屯霸穆国林当着孤家子镇镇长霍占武的面,对阻止占地的村民进行殴打,霍镇长在一旁并没有制止,助长了仲、穆二人的嚣张气焰,纵容了他们的违法行为。事后,镇上给挨打的村民办理了低保,才将事情压下来。

 

 

    镇长一句话想给谁办理“低保”就给谁办,完全不顾国家法律的相关规定,知法犯法,法律意识淡薄,这样的镇长称职吗?

吉林四平:300亩耕地以租代征引发民愤_政府动用特警暴打村民 

《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中“北地”一栏即被强租登记面积,等级“一等”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办法》的规定,我国的土地所有权归国家和集体所有。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有村集体经济组织或村民委员会进行经营、管理。也就是说法律赋予了村集体经济组织或村民委员会的经营管理权,但同时设置了很多限制条件。例如,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由本集体经济组织以外的单位或者个人承包经营的,必须经村民会议三分之二以上成员或者三分之二以上村民代表的同意,并报乡(镇)人民政府批准。

 

 

    村民刘长顺告诉记者,村里根本就没有召开过什么村民会议,他们都商量好了卖完了,只是通知一下老百姓,不同意就打。

 

 

    村民们说,有镇上撑腰,村书记陈福和仲启军、穆国林这些村干部力主对外承包土地,老百姓没办法也就认了!领钱时,有的是到队长家里领的,有的是队长给送到家,领的晚的就到派出所去领。领钱时也没签字,他们都给签好了,只是在名字后面打个勾就行了。村民们不明白,派出所怎么还管着发钱呢!

 

 

    后来,村民们听说不是租地,是政府征地,承包期限由原来的17年变为50年。况且,租地面积是24公顷,而村民得到的只有19公顷17年的租金,其余的钱去了哪儿了?镇上的做法引起村民们极大地不满。

 

 

村民为维权上访被踢“皮球” 政府为利益武力镇压

 

 

    村民刘大爷说:“我们全体村民找辽河管理区领导去讨说法,领导不是有事不在家,就是领导忙无法接见,就算接见了也是一次次的推托。无奈之下,我们去市里反映情况,市里让我们到当地去解决,可是回来他们还是没有一个答复,就这样被来回的踢皮球。最后没招了,只好去省里了,每次到省信访局,辽河管理区就派人去,说回去肯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把我们骗回去。”村民李成龙说,有一次,垦区把他们骗回来后,让他们选代表去镇委开会。可就在开会期间,屯霸穆国林从镇委办公室里冲出来直奔村民陈景全扑过去,拳打脚踢,打的陈吐了血丝,被送进医院。穆还扬言要杀了其他“闹事”的村民。见到此状,村民报了案。但是,报案后二个小时警察也没到场。后来,当地派出所来了以后,问了问情况以后就算了。穆国林随意打人,逍遥法外。派出所竟是如此的执法?

 

 

    辽河管理区和孤家子镇政府为何对一起非常普通的“租地”问题而如此大动干戈呢?

 

 

    村民们给记者算了个帐。村民们说,承包地的一个企业老板说过他们每垧地以117万元租的,24垧地租金为二千八百多万元。而政府按每垧36万,以19垧地给付,共支付村民六百八十多万元。其中的差额高达二千一百多万元,如此巨大的款项去了哪里了呢?这也许就是当地政府极力镇压老百姓的根源。

 

 

    据村民们反映,因村里协助“卖地”有功,镇上给村里拨付二百八十多万元的好处。那么,这近三百万的好处是不是就是村书记和小队长包括村霸穆国林在内的一干人的“动力”所在呢?

 

 

    俗话说,人为钱死,鸟为食亡。巨大利益让政府某些领导不惜动用特警,上演“全武行”。村民崔大爷说,在长春被打时,那些人和日本鬼子没什么区别。在被从长春押回辽河的路上,有的妇女要上厕所也不让上,说憋死一个少一个,结果有人尿了裤子。回来后,村民被一个个的审讯,直到第二天晚上半夜2点部分村民才被放回家,一天一夜不让喝水进食。村民王志刚、梁德成、胡万河、崔凤兰、卜素芹、苏金英六人被拘留五天和七天不等。

 吉林四平:300亩耕地以租代征引发民愤_政府动用特警暴打村民

因上访被冠以阻碍国家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而遭拘留证明

 

 

    2015年1月20日,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指出,要坚持从严治警,严守党的政治纪律和组织纪律,坚决反对公器私用、司法腐败,着力维护社会大局稳定、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保障人民安居乐业。

 

 

    四平市政府动用特警武力镇压村民上访,难道不是公器私用吗?为什么不去查处违法买卖土地的官员,化解矛盾,而一味的针对弱势群体动粗呢?

 

 

垦区主任:你们去法院告吧

 

 

    村民告诉记者,最近二个月去过辽河管委会。管委会主任王志东说:“你们去法院告吧!”。王主任以这样的态度搪塞村民,有点不耐烦的样子,让村民们接受不了。

 

 

    据知情人透露,镇上领导说了,孤家子镇二社没有那样的人,随便他们告去,到哪里也赢不了,没钱没人的他们靠什么?

 

 

    二社村民们为维权已经奔波了一年多了,从镇上到垦区,从垦区到市里,再到省里,期间遭受政府和公安、特警的“镇压”,饱受痛苦和折磨。事实证明,农民维权的确很难。老百姓上访无门,无处说理,个别官员“为钱而为”,维护特权阶层的利益。在吉林四平,对二社村民而言,公平和正义只是他们的一种追求和向往。

 

 

    北京三元律师事务所的王律师告诉记者,国家《土地法》明确规定,禁止改变基本农田的使用性质。基本农田只要不用于耕种都是违法的。辽河垦区和孤家子镇政府存在非法买卖土地的行为。

 

 

    我国《刑法》第228条也明确将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情节严重的情形列为了犯罪处理。由此可见村委会虽有经营、管理土地的授权,但未经法律程序出让土地使用权的行为不具有法律效力,情节严重的依法可以追究刑事责任,并没收违法所得。《土地管理法》还规定,只有省政府和国务院具有征收集体土地的权限。所以非法批准、占用土地情节严重的情形,同样属于犯罪行为。

  

    辽河管委会为何知法犯法,与下属部门沆瀣一气,高价倒卖土地,赚钱巨大差额,损害百姓利益呢?在当今“老虎苍蝇一起打”的反腐高压形势下,依然敢于出手,是何等的胆量呀!

 

 

    王岐山书记在总结十八届中纪委六点体会中指出,惩治腐败,重点查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问题线索反映集中、群众反映强烈,现在重要岗位且可能还要提拔使用的领导干部。

 

 

    像辽河管委会、孤家子镇政府等部门,应该算是不收敛、不收手,问题线索反映集中、群众反映强烈的这一类。最终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征地无批文,“招商引资”难以掩饰卖地事实

 

 

    村民魏宝华说,他们向政府索要过相关的征地手续,政府就是不让看。政府说吉林德正肥业、北方塑编和远大木业这三家企业,是招商引资过来的,按照招商引资条件征用的土地。村民孙大姐反映,政府根本就没有土地使用审批手续,纯粹就是“以言代法”,搞“权钱交易”,二千多万块钱都被辽河管理区、镇政府、土地部门还有村里给瓜分了。

 

 

    王大爷说:“我们不在乎能分多少钱,说是17年怎么又变成了50年,这不是欺骗老百姓吗?承包出去的土地都变成了工厂,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土地没了,以后靠什么活着呀!”

 

 

    村民们反映,辽河垦区主任王志东说过,这块地是上面批了的,只不过是占用的别的指标。知情人透露,垦区上报的是盐碱地上搞开发建设才批的指标,结果实际占用的是一等的良田。

 吉林四平:300亩耕地以租代征引发民愤_政府动用特警暴打村民

吉林德正肥业未建完的废弃厂房和长满荒草的厂区

 

 

    记者离开时经过已建好的三家企业,吉林德正肥业厂区长满了杂草,厂房已是断壁残垣,另两家像是个体企业,与政府所号称的“招商引资企业”的名头相差甚远。是真招商,还是借招商之“藉口”倒卖土地从中捞取巨额利益呢?我们等待的是执法部门的介入,给老百姓一个交待,给全国人民一个交待。

 

    为此,本站将继续跟踪报道。

    文章来源于:http://jining.beelink.com/html/201502/content_882.htm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社会新闻-新闻综合 邮箱:cnxxiw@163.com 闽ICP备12010380号
Powered by OTCMS V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