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新闻

一张“借条”引发的官司借据可疑岂可为证

时间:2015/4/20 20:03:43  作者: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39  评论:1
内容摘要:借据可疑岂可为证 ——律师凭借伪造的借据状告自己的客户     2008年8月12日,曾经是客户关系的律师罗永成,利用办案时持有盖有公司印章空白信签纸的便利伪造了一张漏洞百出、矛盾重重的借条,并以此将广元捷顺实业有限...

 

——律师凭借伪造的借据状告自己的客户

 

    2008年8月12日,曾经是客户关系的律师罗永成,利用办案时持有盖有公司印章空白信签纸的便利伪造了一张漏洞百出、矛盾重重的借条,并以此将广元捷顺实业有限公司告上了法庭。

 

巧舌难辨虚假的事实

 

    罗永成作为借贷的出借人,作为一名高智商的律师,对巨额借款的形成过程和借条的书写情况等基本事实应当烂熟于心,但罗永成在起诉状、庭审中对借条书写过程及借款构成陈述前后矛盾,漏洞百出,违背常理。

    矛盾一:在法庭调查中,罗永成称“于2007年4月11日在南河辜国光家交给辜国光,并由辜国光拿出一张事先写好的借条交给罗永成”;成都蓉城司法鉴定中心作出的【2009】文鉴字第78号文检鉴定意见书已经认定该借条是罗永成所写而不是辜国光所写。在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庭审中,罗永成又改口自述称“借条是我写的,交给辜国光踏的章”;如果罗永成确实借给广元捷顺实业有限公司16万元,并且借条在手,完全没有必要说出与客观事实不符的情况,也不可能说出前后不一致的借款过程。可见,罗永成一直在隐瞒真相,欺骗法院,企图利用合法的诉讼方式实现骗取他人财物的不法目的。

    矛盾二:借条中称“今借到罗永成现金壹拾陆万元”,罗永成2007年10月23日的民事起诉状中也称“被告从原告处借支现金壹拾陆万元”,而在法庭调查过程中,罗永成却说其资金来源10万元系广元捷顺实业有限公司应付的代理费,另6万元系现金。对于借款16万元这样重大的事实,作为律师的罗永成竟然说出了前后不一致的情形,让人费解,也不符合常理。同时罗永成对于款项来源以及支付情况等,没有提供取款等银行凭证或者其他证据等予以证明,严重背离普通人的交易习惯。

    罗永成前后矛盾的陈述及鉴定结论表明,罗永成明显在撒谎,他们之间并不存在借款的事实,借条是罗永成伪造的。如果双方之间存在借款的事实,罗永成怎么会忘记借条的形成、代理费的问题和现金的情况呢?罗永成陈述的情况逻辑混乱,这些唯一能证实的就是双方之间并不存在借款行为,罗永成违背职业道德和良心伪造了借条,企业以合法的诉讼方式实现自己合法利益。

 

事实胜于雄辩一审公司获胜

 

    在一审庭审中,罗永成首次陈述说是他将钱交给广元捷顺实业有限公司辜国光后,由辜国光拿给他一张写好并盖有公司印章的借条。针对罗永成提供的“借条”,广元捷顺实业有限公司向成都蓉城司法鉴定中心提出了笔记鉴定,2009年10月23日成都蓉城司法鉴定中心作出鉴定意见:落款时间为2007年4月11日的《借条》中字迹是罗永成所写,这一意见推翻了罗永成在庭审中的首次陈述,充分证实罗永成在撒谎!

    2010年4月20日,广元市利州区人民认定罗永成提供的“借条”合法性和真实性无法采信,依法判决驳回罗永成的诉讼请求。

 

疑点重重的借条为证法院再审公司败诉

 

    罗永成一审败诉后不服,提出上诉,广元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0年12月6日作出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广元市利州区人民法院重审后判决认定,虽然罗永成提供的借条所做的笔迹鉴定结论虽为罗永成所书写,但盖有广元捷顺实业有限公司的公章,已形成借条,形成了债务关系。因此,无论公章谁盖,或是内容谁写,盖章的后果责任无可推托,故罗永成的诉讼请求应当予以支持;广元捷顺实业有限公司认为借条是虚构的,但仅以鉴定结论、罗永成庭审陈述借条形成不一致,来推翻自己盖有公章这一事实,属证据不足,广元捷顺实业有限公司应当对自己对外盖公章的行为承担责任。

    再审判决,罗永成胜了,广元捷顺实业有限公司败了。广元捷顺实业有限公司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这个判决,如果真的借钱了,不用说打官司,就是凭着良心也会还的呀。而现在,本来就没有借钱,却被判决还钱,真是让老百姓费解。广元捷顺实业有限公司的人肯定是永远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他们一定将官司打到底,讨个公道。但通过向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向广元市检察院抗诉,一路走来,情况并没有出现转机。

 

疑点重重判决有失公证

 

    广元捷顺实业有限公司的人找到了北京法律界的专家及相关人士,专家通过向广元捷顺实业有限公司的人了解情况,查阅卷宗以及向本案辩护律师沟通,发现在法律层面上,确实存在诸多无法令人信服的疑点:

    疑点一、借贷关系难以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一十条明确规定:“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关系,自贷款人提供借款时生效”,显然民间借贷合同是实践性合同,借款人只有证明了其已支付了借款,合同关系才能生效,才具有法律约束力。同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五条规定:“在合同纠纷案件中,主张合同关系成立并生效的一方当事人对合同订立和生效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因此在民间借贷纠纷中,出借方对双方之间存在借贷关系以及已将借款交给借款人负有举证责任。本案中,罗永成仅提供了一张所谓的“借条”,而没有提供已经交付借款的证据,且罗永成关于借条形成过程及借款构成的陈述前后矛盾,不能自圆其说,有悖常理。故双方之间的借贷关系并没有生效,对双方没有约束力,不受法律保护。

    疑点二、罗永成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原审判决认定罗永成起诉的10万元是律师代理费,根据委托代理合同是委托人和律师事务所签订的客观情况,追索律师费的主体应当是律师事务所而不是律师。因此,罗永成不具备提起诉讼索要律师代理费的资格。

    疑点三、判决不能超出诉讼请求。罗永成的诉讼请求是“请求被告立即归还借款16万元的资金利息”,显然罗永成提出的诉讼请求是利息,并不包括16万元的本金。原审判决广元捷顺实业有限公司向罗永成偿还16万元本息,违背《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第(十二)项“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的规定。

    疑点四、利息约定不明,不应当予以支持。关于利息问题,罗永成提供的借条上称“月利率3份”,“3份”是什么意思?3分抑或3倍,法律是严肃的,不能让人去主观推测吧。一个严谨资深律师不会范如此荒谬的错误吧,把利率书写错误。这是一个明显的问题,借条约定不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一十一条规定,视为不支付利息,而原审判决支持了利息,纯属错误判决。,

    纵观全案,初步判断,说法前后矛盾的高智商高素质工作严谨的律师,呈现一个疑点重重的民事案件,却得到法院法官的支持,使得法官做出让人啼笑皆非的判决,这一切让人产生了“葫芦僧判糊涂案”的感觉。法官判案应尊重事实存在,原告应该提供铁一样的证据,疑点重重错误百出的证据岂能是断案证据,此案判决法官在扮演了什么角色,让人浮想联翩。

中国青年网特约评论员杨飞说:

     时下依法治国已成建设法治社会的现实要求,而要做到依法治国就不仅要求我们在立法上要科学合理,最关键还是要在执法上公正无私。事实上,法律之所以能够被人们所遵守和服从,也正是因为其是公正的化身。从这个角度来说,司法公正甚至已经成为了社会公平的底线,一旦司法失去公正这一神圣的光环,冲破了公正这一底线,法律也就失去了公正的权威,社会就将陷入动荡状态。

 但与此同时,由于历史和现实等多种因素影响,当今社会也确实存在着司法不公现象,甚至还接连出现过多起社会影响广泛的冤假错案。仅在河南就有沸沸扬扬的“赵作海案”,除此之外还有“时建锋天价逃费案”、“智障人吕天喜抢劫案”、“眼花法官”等几起冤假错案。有法却不依、有令却不行,一系列的冤假错案,就这样让司法的公正性蒙羞,使得法律的尊严在老百姓心中打上了折扣。

 

                               

                   撰稿 :柳刚 

                      2015 年4月20 日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社会新闻-新闻综合 邮箱:cnxxiw@163.com 闽ICP备12010380号
Powered by OTCMS V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