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新闻

沛县杨屯镇维权百姓被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拘留

时间:2015/5/16 17:17:41  作者:  来源:社会新闻  查看:270  评论:0
内容摘要:江苏沛县主要领导下令抓人“权大于法”仍在施行       2015年3月31日下午,中国历史上首开先河农民状告省政府行政过错,在江苏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公开审理,杨屯镇东姚桥村、张街村、孔庄村、欢口村、后屯村等村民...

江苏沛县主要领导下令抓人“权大于法”仍在施行

       2015年3月31日下午,中国历史上首开先河农民状告省政府行政过错,在江苏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公开审理,杨屯镇东姚桥村、张街村、孔庄村、欢口村、后屯村等村民3百余人自发往返近2百公里前去旁听。此案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十八大以来“依法治国”的理念已经深入人心,老百姓已经从无法治观念不懂法,到学法用法拿起法律的武器来保障自己的权益。这种转变也说明以习近平总书记 为首的党中央“依法治国”理念已经成为事实,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必将实现。

祸起萧墙告省长农民维权上公堂当地政府领导为遮丑拘押百姓在牢房

       杨屯镇有几个公众人物,因对镇政府毁田强拆房屋建小产权楼房有看法和意见,并且,组织村民学法律知识,让百姓掌握国家的法律法规,国家的土地房屋拆迁建设等各项政策。然而,这些行动严重侵犯了一些官员的切身利益,因此他们千方百计利用手中的公权力,甚至采取张冠李戴、移花接木等手段上下勾结伪造公文,妄图愚昧百姓,事实正与之相反,百姓们在懂得法律和政策后,拿起法律的武器同腐败的官员进行了坚决的斗争。

       吕福堂、宋承义、张传红、张先折等人组织了村民学法律知识,被当地百姓视为主心骨,因此杨屯镇政府和县政府一些领导将其恨之入骨,在2015年3月31日徐州中级人民法院开完庭,江苏电视台播报了一个假冒镇政府官员的就镇规划和搬迁的一些说明后,江苏教育台播放了投资商在杨屯镇投资建厂,厂房间在煤矿塌陷区,致使投资200万血本无归。正是这些报道使之杨屯镇一些肮脏的内幕,逐渐暴露出来,这样更引起了这些利益熏心官员的腐败神经警觉,唯恐将真相完全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唯恐反腐的大棒落在他们的头上,断送了他们的大好前程,于是采用恶人先告状的手段,对维权的带头人进行残酷打击,诱骗维权人士前去政府解决问题,让维权百姓自投罗网进行非法拘押,然后再编造罗织莫须有的罪状,企图压制维权百姓,迫使维权百姓屈服他们的淫威,达到他们违法乱纪的事实被掩盖,逃脱反腐利剑的制裁。

       2015年4月28日吕福堂宋成义,被县政府和镇政府一些工作人员接走,据说去商谈怎么解决民告官的问题,然而到县里就被沛县公安局拘留,在已经行政拘留十日以后,转为刑事拘留。据内部人员透露,县主要领导亲自下令指示公安局抓捕这些领头维权的百姓。这种明显打击报复栽赃陷害的手法,显而易见的是以权代法,以权压法报复维权人士最优良手段,其罪名为“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此种做法完全违背十八大以来“依法治国,建设法治政府你”的政策,也违背了“疑罪从无”的司法原则,习近平总书记在依法治国方面的讲话中提到:各级领导干部要带头依法办事,带头遵守法律,牢固确立法律红黑线不能触碰,法律底线不能逾越的观念。不要去行使依法不该由自己行使的权力,更不能以言代法、以权压法、徇私枉法。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立案标准如下:

      1、行为人有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是构成本罪的关键。此处必须同时符合两点:其一,要有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即干扰和破坏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或人民团体正常的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秩序;其二,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必须是以聚众的方式实施的,即纠集三人以上有组织、有计划地进行扰乱。至于扰乱过程中是否使用暴力,不影响本罪的成立。

       2、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必须是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方能构成本罪。情节严重,实践中一般可从扰乱时间的长短、聚众人数多少、扰乱的对象的性质和侵害后果是否严重等予以认定。

       根据以上立案标准吕福堂、宋承义究竟和上述立案标准那一条对的上号,只不过是组织百姓学习法律知识和国家政策,如果这样有罪的话,中国还要法律干什么?难道徐州沛县不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政府吗?沛县是独立王国吗?政府官员可以随意给百姓戴上“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大帽子,你们犯了什么罪你们知道吗?现在办理任何案件要证据确凿,办假案、错案、冤案要被追责的!依法治国不是空谈,执法人员别为迎合个别领导的意图断送了自己的前程。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清清楚楚地写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并且没有附带任何条件,那么公开游行也好、公开表达诉求也罢,不都在宪法保护的范围么?况且,村民们自发地组织起来学习法律知识,是完全符合国家司法部门的号召,司法部每年都组织各级机构,深入到农村开展各式各样的普法宣传活动,中央电视台还开一个专用频道,宣传法律知识以案说法,要是宣传法律有罪的话,政府为何还要大力宣传法律知识,沛县公安执法部门想干什么?你们再制造假案制造冤案!

       如果真有什么违法,显然也不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这一条款立案条件明显与事实要件“不符”,执法者的执法行为违背宪法和事实存在!
既然“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到“罪”的程度了,必然有不少人因其“罪”而利益受到侵害,那么审判这些“犯罪分子”的时候,有没有受害者出庭作证呢?受害者的“受害”程度与“犯罪分子”的量刑是否对称呢?退一万步说,就算公开表达诉求或者公开呼吁反腐的行为是“犯罪”的,可我们的法律是否足够详细明确,我们的执法机关或者国家宣传机构是否让老百姓都“知法、懂法”?如果不让老百姓知道政府的法律,或者法律本身就模棱两可,在一般人看来就会引起争议,那么老百姓“触犯法律”仅仅是老百姓的过错吗?

       由于领导上的官僚主义,对涉及群众利益的事处理不当或者工作上的缺点失误,以致引起群众闹事、闹学潮或罢工等,要进行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要与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加以区别,对于借学潮、罢工之机,故意歪曲党的方针政策,煽动群众,提出无理要求,破坏社会正常秩序,符合本条规定的,则构成本罪。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检举的权利,但是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 

       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

       由于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侵犯公民权利而受到损失的人,有依照法律规定取得赔偿的权利。

       这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和义务,任何机关和人都不能违反,否则就是违法要被追究法律责任!

       杨屯镇违法建小产权楼房,违法强拆民居的违法事实见网络《偷天换日坑农害农“小产权”楼房背后利益的攫取》的文章。

习近平:禁止干部以权压法坚决清除害群之马

       中央政法工作会议7日至8日在北京召开。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他强调,决不允许对群众的报警求助置之不理,决不允许让普通群众打不起官司,决不允许滥用权力侵犯群众合法权益,决不允许执法犯法造成冤假错案。要以最坚决的意志、最坚决的行动扫除政法领域的腐败现象,坚决清除害群之马。

       损害群众权益4个“决不允许”

       习近平说,要重点解决好损害群众权益的突出问题,决不允许对群众的报警求助置之不理,决不允许让普通群众打不起官司,决不允许滥用权力侵犯群众合法权益,决不允许执法犯法造成冤假错案。

       【解读】

       马怀德认为,当前的政法工作,老百姓告状难、打官司难、执法机关不规范等问题在一定程度上没有解决,在司法实践中较为突出。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提出的4个“决不允许”,实际上是对公安、司法部门的工作提出了4条“禁令”,要求政法部门必须解决好这四个方面的突出问题,表明了中央在这方面的决心。

       执法办案各环节通“高压线”

       习近平说,要靠制度来保障,在执法办案各个环节都设置隔离墙、通上高压线,谁违反制度就要给予最严厉的处罚。要坚持以公开促公正,以透明保廉洁,增强主动公开、主动接受监督的意识,让暗箱操作没有空间,让司法腐败无法藏身。

       【解读】

       李奋飞认为,“执法办案各个环节设置隔离墙”,这是对政法机关工作的一个重要要求。其中包括了公安机关办案过程中的监督、法院审判如何防止干扰等各个环节。目前司法机关已经制定了相关规定,但在基层执行上还是有一些纰漏,要求将这些纰漏降至最低。

       同时,提出“增强主动公开、主动接受监督意识”,这为政法各部门的公开 工作指明了方向。

       对照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与法学专家的解读,沛县人民政府和公安部门在利用职权制造冤案,这是党中央绝不允许的,为此沛县人民政府和公安部门应当立即释放吕福堂、宋承义二人,还自由于二人,追究相关责任人诬陷的刑事责任。

百姓血泪泣诉违法野蛮强拆违规兴建“土豪楼”及昭阳庄园

偷天换日坑农害民“小产权”楼房背后利益的攫取

       —记江苏省徐州市沛县杨屯镇强征土地开发住宅转嫁非法建筑纪实

       沛县为汉高祖刘邦的故乡和发迹之地,亦是明太祖朱元璋祖籍,向有“汉汤沐邑”、“明先世家”和“千古龙飞地”之称,是汉文化的发源地。千百年来,沛县百姓辛苦劳作,努力创新,终于沛县在第十一届全国县域经济百强县中跃居到了第77位。然而,就在沛县的百姓还来不及分享幸福果实的时候,一股声势浩大的“圈地运动”席卷而来,在没有取得国家和省市国土部门的批复之下强行拆征开始了:拆光了老百姓的房子;抢光了老百姓的耕地;圈走了老百姓的宅基地;套走了老百姓的积蓄。

       3月27日,记者来到徐州市沛县杨屯镇杨屯村被拆迁现场,被强行征用的基本农田现场,因建设破坏的千疮百孔的农田让人触目惊心。杨屯村人均土地0.248亩,经过“圈地运动”杨屯人完全失去土地,人们即将被赶进楼房,杨屯镇的百姓都为今后的生活担忧?

       移花接木骗取重复批文强征不相干的村庄土地

       退休老工人讲述了一些事情:张庄村原村址处在矿区塌陷区,2011年搬迁住进了安置楼。江苏沛县向上徐州市人民政府呈报了(2013)第一号《建设用地项目承包说明书》,得到了徐州市人民政府的批准,同意将杨屯镇东姚桥村、张街居委会等504亩集体土地收归国有并转为建设用地。然而,此时张庄村已在11年全村迁入新村址定居。该批复张庄村根本用不上且与杨屯村不搭边,就是这个批复也是重复审批,属于骗来的批文,而且以移花接木的手法,用张冠李戴做法用张庄村的批复来征杨屯村的地。又以同样的办法镇政府伙同开发商用骗的得批文,凭五万至七万一亩的价格征东姚村、西姚村、张街村、甘庄村基本农田两千余亩。这些村的村民至今还在质疑这个批复的真实性,徐州市人民政府有没有这么大的权力一次性批504亩基本农田搞开发建设,况且还是沛县政府采用移花接木的手段获得批复,也就是说征占该块土地是非法的。如此下去国家确保18亿亩基本农田的红线将被踏破,被征土地的农民的将无法生存。

 

 违规建“土豪楼”投巨资建休闲“昭阳山庄”

 

  沛县杨屯镇维权百姓被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拘留沛县杨屯镇维权百姓被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拘留

       村民讲:杨屯镇政府以欺骗的手法骗取批文后,便急不可待占地50亩,建有15000平方米九层豪华办公楼一座,内部装修极尽奢华,领导的办公空间近百平方,内有办公室和休息间,并且有数名姿色出众的服务人员专门进行房间的清理。一直有百姓说不知道这里是政府机关还是妓院。一个科级干部享受到省部级领导享受不到的待遇。镇党委书记来杨屯镇工作四年,没有一个老百姓认识镇党委书记,更有甚者镇党委书记没有召开过镇党代会,村里支部四年没有过过党的生活。在杨屯镇百姓就现在的情况,不知道这里还是不是由共产党领导,村里发展党员没经过全体党员表决通过。更有的镇领导对一些老党员说,你们应该退出共产党。一个共产党的干部竟然连自己的组织章程都背叛了,以致当地流传着这样一个打油诗:“村骗镇、镇骗县、县骗市一直骗到国务院,国务院下文件,传到省、传到市、传到县、传到乡里进饭店,出了饭店你再看,最后什么没得办。

       由于开发商的“奉献”,作为回报镇政府给开发商免费提供基本农田200余亩。开发商用这些土地开发起了“小产权”楼盘。另外在杨村镇靠近微山湖边的地方,镇政府筹集巨额资金建了一座,集吃喝玩乐一条龙的休闲服务场所“昭阳山庄”杨屯镇政府的做法是对党中央国务院政策法规的蔑视,强行移花接木套取国有土地,毁基本农田建设豪华奢侈楼堂馆所,这些领导干部想干什么?

       2012年03月22日,中国产经新闻报记者曾经对沛县杨屯镇无任何审批手续,涉嫌违规建设豪华奢侈“土豪楼”办公场所给於了报道。建设面积远远超出国家发改委于1999年1月19日公布的《党政机关办公用房建设标准》。更是违反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2007年印发的《关于进一步严格控制党政机关办公楼等楼堂馆所建设问题的通知》的规定。通知中要求:要严格审批党政机关办公楼建设项目,所有新建、扩建、迁建、购置、装修改造党政机关办公楼项目,必须严格履行审批程序。

       杨屯镇的“土豪楼”不仅仅是违法违规建筑,而且还是“三无”建筑。

 

为达目的,不惜使用暴力镇压维权村民

 

       马克思说:“如果有百分之十的利润,它就保证被到处使用;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润,他就活跃起来;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百分之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人间法律;它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在巨大经济利益和政绩的驱使下,运用暴力抢夺老百姓的土地也变的那么“顺理成章”了。

       几个被拘留的村民讲述了他们被拘留的经过:今年2月听说省里给农民发统一的宅基地确权证,于是村民们来到杨屯土地管理所,想不到的是管理所搬到新镇区。村民们在2014年2月25日上午,找到了在新镇区一个及其奢华办公大楼打听土管所的情况。这个大楼什么牌子都没挂但是只知土管所在这里办公,就是不让进楼进楼见土管所的人,保安的阻挠使得我们无功而返。第二天也就是26日上午,我们村民又来到新镇区豪华的办公楼前,保安的阻挠我们只有在楼前等待,等土管所人员和我们解释确权证的问题。村民王向蕊今年48岁的中年妇女,身患糖尿病在等到中午11点多钟时,饿的心慌难受,就坐在大楼的门口处的台阶上休息。突然间,一群身着制服的人员涌到众人跟前,不容分说强拉硬拽,将王向蕊架到一辆车上拉走。

       王向蕊几天后从拘留所出来讲,现将她拉到杨屯镇派出所,后有拉倒县公安局。在此期间,曾经被一个自称姓欧的镇政府工作人员审问。后来又被公安局人员审问,他们都身着便衣拍桌子瞪眼态度蛮横,简直就是土匪作派,要我交代幕后指使着。一个农村妇女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这有什么错?就这样王向蕊2月26号至3月6日被拘留八天,可笑的事王向蕊没有接到拘留证,出拘留所时,在王向蕊的要求下拘留所开具了没有任何内容,只填写了被拘人的姓名和出拘留所的日期,未加盖公章的解除拘留证明书。解除拘留的王向蕊为弄清为什么被关押,来到派出所询问,派出所所长答复:“我就是一杆枪公社让我打那就打哪!有事你去找政府。”从派出所出来又去了镇政府,镇政府告诉我是公安局的事,去告公安局,一个非常严肃的法律事实,这些官员就是推三阻四,不干正事。

       蒋淑英女64岁的老年人,因要确权证也去了连牌子都不敢挂的豪华气派的镇政府大楼,看见抓人时说了一句话:还带抓人的。这时镇里一个张姓的领导就立刻指着我说就抓你,于是将蒋淑英老人按倒在地,镇里的领导亲自参与殴打老人的行列,老人就这样被拳打脚踢一阵,可怜的老人至今腰部时不时的一阵阵疼痛。老人被打不算完,之后又被带走送到沛县公安局,在公安局镇领导威胁我不让我说出被打的真相。公安人员问我时,我只有违心的说没有挨打。公安局还是拘留了老人4天没出具任何手续。同时还有董凯峰、王建民等四人。不发放“确权证”就意味着可以对百姓房屋任意处置,这是对国法的侵犯和玷污。由于强拆受到村民阻拦,轻者挨骂,重者被打甚至被打还不让声张。百姓对这些行为深恶痛绝,都说:这些官员的做法比过去的土匪及特务作法有过之而不及。

 

不服政府 强拆权益人的房屋 不服不行打击举报人

 

       李某一个乐观向上的阳光女青年,2014年2月26日,途径杨屯镇新镇政府豪华办公楼前时,看见很多人集聚在政府楼前。后来镇政府镇长带头在殴打百姓,因此照了几照片发到网上,三月三号在幼儿园被几个不认识的人带到派出所,调查是受谁指使上网发布照片。李某说没有人指使,但是还是被杨屯镇派出所送到拘留所,3月3号至3月8号被非法拘押5天,李某没有得到拘留证也没有得到拘留解除证。

       举报人张传洪,是徐州市沛县杨屯镇东姚桥村人。父亲曾经是雷锋班的退伍军人,弟弟也曾经邱少云班当兵 荣立个人二等功。张传洪本人也是现今社会的雷锋式的好青年,曾经收留过无依无靠的流浪的聋哑残疾多人,山东卫视《今日报道》栏目记者报道过张传洪的先进事迹,后来江苏卫视《1860》栏目记者范涤青也采访过张传洪,江苏卫视赵丹军主持的《服务先锋》的记者蒋勇、李昌栋、加和拍摄了长达22天的张传洪的生活素材。2005年-2007年先后有多家报刊对张传洪事迹进行了报道,《徐州日报》记者李艳丽的【张传洪为6名聋哑人找家】和【一粒米和八个聋哑人】,《彭城晚报》的记者李松报道了《张传洪夫妇俩为生活拮据压弯了腰】。就这一个担当着社会慈善事业,未向国家伸手要一分钱。99年至10年3月,张传洪一家共救助了300多名聋哑人、孤儿、智力低下者、流浪者和乞讨者。

       张传洪是个四邻八乡的受人称赞尊敬的好人。2010年3月,因有刚正不阿的性格揭露了杨屯镇政府为了搞政绩工程,征占基本农田一千多亩建工业园区。张传洪的做法严重触动了镇领导那根腐败的神经,毁了张传洪房屋40多间,把张传洪的空心砖厂厂房及附属的6间房,全部推倒强行占用,至今尚未给补偿。2011年11月底,镇政府指使城管晚上放火烧掉张传洪用于打草帘的材料稻草,造成损失达10多万元。

       更为可气的是在未征得张传洪同意下,擅自将张传洪承包的4亩基本农田强行征走,将征地款打入了张传洪农业补贴卡中。一个更大的阴谋在等待张传洪,在镇党委书记辛传坤、副书记王文剑、闫垒武、人大主席朱晓伟、政法委员蔡建超带领下,指使杨屯派出所所长刘超带领黄楚亮,将张传洪救助的8名残疾人给强行拉到山东境内扔掉。一个农民救助残疾人,共产党的干部却将残疾人推向社会而不管不问。杨屯镇这些领导都是共产党员,他们的做法还配称为“共产党员”这一光荣称号。

       2014年3月21日早晨4:30分左右,杨屯镇政府领导率领有公安、城管、防暴大队及镇政府官员在内的 上百人强拆大军,携带挖沟机等机械浩浩荡荡来到张街村杨秀状家未拆的房屋前,对房屋的周围进行了封锁,趁早晨人们还在梦中,将杨秀状、石灿芬、杨秀状儿媳妇宋丽及女儿杨桐桐从被窝中强行拉出来不管冷暖,押送到派出所拘禁起来,逼迫一家人签字答应政府定下的补偿条件,而非经过正常评估下的补偿条件。在没有签字的情况下楼房被强行全部被夷为平地,所有家庭生活用品全被埋入废墟之下。直到下午时,被拘押的人才被派出所人员推搡出派出所不管死活。同时被执行强拆的还有东姚村的张传洪等两家,拆迁人员不管房屋中的财产和生活用品,政府官员一声令下三家的房屋先后被夷为平地,造成损失近百万元,使的三家人无有居所,只有在废墟旁支起了小窝棚,上面用塑料布苫上防雨保暖。

沛县杨屯镇维权百姓被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拘留

沛县杨屯镇维权百姓被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拘留沛县杨屯镇维权百姓被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拘留

 

  不领拆迁款拆你没商量

              沛县杨屯镇维权百姓被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拘留沛县杨屯镇维权百姓被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拘留                         

       家住,江苏省沛县的杨屯镇张街村一组张秀华八旬老人向记者讲述了他的遭遇:1956年华山县师范毕业后,回到张街大队当工程员,负责水利建设,一干就是40多年,说我不在公职什么待遇也没有。99年杨屯镇河堤采煤塌陷加固大堤,开挖新顺堤河将我组的土地一分为二,重新分地我分到半亩地。由于子女多家里没有过多的宅基地建房屋,于是2000年村组照顾我老两口,批准在河堤下盖了两间瓦房。从此我们老两口在此养鸡、养鸭、养鱼,还建了个蔬菜大棚,卖些蔬菜贴补家用。日子过得很愉快,这要感谢共产党,党中央的好领导好政策。为此我们老两口为报答党,义务担当了我们居住地附近10余里内的林木看护工作到现在,已是十多年了。

       2013年5月25日上午这是永生难忘的日子,镇政法委员蔡建超带领派出所、计生办、土管所、城管等近200人20多辆车和挖掘机,来到我们居住的房屋前,在蔡建超的号令下,挖掘机对我们居住的房子进行强拆。强拆不仅夷平了我们的房子,而且将我们的生活用品和家用电器全部掩埋里面,造成我的损失万元。还抢走了我们床头卖鸭蛋等赚来的2000元整,到现在还未还。蔬菜大棚也被夷为平地造成损失4000元,儿媳上前理论被恐吓。刚满周岁孙女,3岁的外甥被吓的嗷嗷大哭。我们到底是犯了什么错什么法?被派出所关押了长达6小时之久。从派出所出来回到住处,看到的是一片狼藉,什么都没有了。我们两口子抱头大哭,赶上下雨天没有地方住,只得躲到八仙桌地下避雨,夜里还有许多的蚊子,一夜又一夜就是在雨中蚊子叮咬下度了过来。

       几天大雨后,在杨屯镇我找到蔡建超质问他,你们把我的房子扒了我去那里住。蔡建超说你是违章建筑,就该强拆我才不管你到哪里去住。我说大堤上盖房为什么你不扒,基本农田耕地上还有盖房的你都扒一个赔一,张街违章建筑千万家,你为什么只拆我一家?蔡建超说,因为你儿子不领证的款,你次子经常说村干部的不是,还经常找我叨叨事打电话等等。我说,我儿子的事你为什么不扒他的房子,扒我的房子。蔡建超说,扒你儿子的房子违法。在现实的社会还兴株连九族,这还有没有法律,还是不是共产党的天下。

 

 指鹿为马征土地建厂变相抢夺百姓土地

沛县杨屯镇维权百姓被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拘留沛县杨屯镇维权百姓被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拘留

       沛县杨屯镇东姚桥、张街、甘庄、孟店村等村民代表:郭成礼、薛乃增、董国子、孙兴良、王怀金、任宝贵、邵长青、公凡庭、张传信、张振海、张传洪联名举报,杨屯镇党委书记辛长坤、副书记镇长董传文、镇长助理胡成艾等人,依仗国家和人民赋予的权利,上下勾结公权私用人为制造政绩,官商勾结以建安置房及新农村和建设新工业园 。                                               

       在建设中他们未取得国有土地使用证。建设用地规划证、建筑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施工许可证、商品房预售许可证的一系列手续的情况之下。采用“以租代征”、预收房款等移花接木瞒天过海等手段,和各村签订租地协议,和村民签订预售楼协议。强行侵占农民基本农田约2800亩。

       镇工业园区及粮食物流园是采用同样手段获得基本农田1000余亩。

       辛传坤、胡成艾(拜把子兄弟)依仗手中的权力,狼狈为奸、相互勾结、指鹿为马将大好的基本农田,向上谎报称采煤塌陷区。又采用低价承租过来基本农田600余亩。在这片土地上建起了混凝土搅拌站、纺纱厂和商品房,为了防备航拍将厂房用伪装网罩起来。然而这些工厂只是一个躯壳,没有人和工人在这里上班,说白了就是以用工厂名誉在搞“圈地运动”,以获取不义之财。

       杨屯镇政府的做法是采用暴力手法拆迁、执法,驱使杨屯派出所干警及县局防暴大队等警力为强拆保驾护航,对稍有违抗的村民实施抓捕和拘押。沛县一些执法人员在利益的驱使下公开违法执法,拘留村民不给任何拘押手续,想抓就抓想放就放,法律在沛县等于废纸,执法机关成了政府官员的家奴,受官员的利益驱使想治谁就治谁。

        杨屯镇21个行政村,2010年全镇煤矿塌陷区获一次性赔偿款约5亿。辛传坤等镇干部利用各村干部的软弱呵怕丢官的心理,以强硬的手段给煤矿塌陷区土地每亩地两万元,余款被辛传坤等人侵吞和占用、挪用。挪用赔偿款建设华天小区现有的商品房就可获利5000万元。                     

 

杨屯镇的乱像

       党中央国务院下发各种惠农措施和政策,减免各项赋税和极不合理摊派增加农民收入,然而沛县杨屯镇镇政府却建立了一个名为:“沛县杨屯镇综合治税办公室。”这个机构现在设置走遍全国也就是沛县当属头份,独一无二的办公室却是非法敛税的机构,收费却不给税收票据,连一个白条也不给打,实属乱收费,增加农民负担,与国务院减负于民大唱反调。

       杨屯镇政府为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用尽所有的行政资源,对维权农民进行打击报复。调动公安干警、县法院、公路管理处、国土资源局、县计生局等单位这些家奴,对村民实施重复罚款和收费,捏造莫须有的理由或无理由拘押村民,强迫村民放弃自己的权利,顺从他们的安排,贱卖自己赖以生存的土地,拆除遮风避雨的房屋,上楼等待死亡!

       一个知情的官员透露了一些内幕:华天小区是旧姚桥村的搬迁安置楼,楼建好就对外出售。旧姚桥村到现在还住在塌陷区内没有搬迁。该项工程是镇主管工业的副镇长胡成安搞的开发,是借用搬迁安置楼的名头。所有双信建筑工程公司的工程都没有经过招投标程序,盛世嘉园的土地开发及销售,全部是镇党委书记辛长坤的老表干的,其它的附属工程都是辛长坤亲属来建设的。这就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这不仅让人想起当地坊间流传这一首苦涩的打油诗:征地搞开发,名利双丰收,权者抿嘴笑,百姓泪盈盈。

 

新 闻 述 评

       记者在走访民间时发现,杨村镇这一狂征土地乱像不是偶然,在沛县个别乡镇都存在这种现象,乃至江苏省个别县镇都在搞圈地拆迁工作,大有星星之火可以燃烧整个江苏省之势。违法强拆民房、违法征地之势已到严格治理的时候了。

       人大民法专家曾宪义教授说:拆迁涉及的是巨额利益,拆迁的过程原本就是一场利益博弈的过程。博弈的方式除了公平公正一途之外,会有很多种不公平不公正的方式。比如有强拆掠夺,也有合谋骗取,还有其他的一些人们尚未知晓的方式。可以说,只要有巨额利益的存在,不怕做不到,只怕想不到,获取利益的方式必定会层出不穷。巨额利益驱动下的智慧和动力,远超乎人们的想象。

       然而,无论哪一种不当图利方式,其实质都是权力的攫利或寻租。这个权力未必就全是公权力,但必定都是直接或间接地决定着巨额利益分配调整的权力。强拆掠夺,多是一种权力直接参与利益分配,用强制性手段剥夺他人的利益。合谋骗取,更多的体现为一种权力寻租,权力在利益诱惑之下,让不当获利进入正常的利益分配渠道,或在事先获取巨额贿赂,或在事后直接参与利益分赃。

      借用评论员兵临的言语:在拆迁变法之后,农民的房屋财产受到立法更严格的保护,地方政府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明目张胆的非法强拆。但是,这并为树立起行政机关尊重、竟为公民财产权的观念,片面的追求经济发展的畸形政绩观刺激下,地方政府与农民围绕着拆迁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什么突击强拆啊,骗拆和偷拆等等,无不奉行“将生米煮成熟饭”的法则,客观上先造成强拆事实 ,最后逼着农民乖乖就范。说到底是一种耍流氓、耍无赖的行径,却又与责任后果并不可怕,所以农民看似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被某些权力者玩弄于股掌之中。

       由于沛县杨屯镇政府官员本位主义及行政不作为,联动各职能部门暴力对待维权的百姓,致使多名维权农民有家不敢回,在外颠沛流离,唯恐回家遭受政府的关押和惩罚,甚至遭受不人道的虐待。杨屯镇政府官员为掩盖违法违规事实,重金封堵媒体之口。为了维护国家法律的尊严,维护百姓的利益、社会和谐。接下来将继续曝光杨屯镇违规建设“小产权房”豆腐渣工程的详情。

 

                                      沛县杨屯镇维权百姓叙述

                                       整理 :  柳钢

 

                                    2015年5月16日星期六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社会新闻-新闻综合 邮箱:cnxxiw@163.com 闽ICP备12010380号
Powered by OTCMS V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