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新闻

山东临沭县:巨贪村官取保候审遭质疑

时间:2015/8/27 14:40:32  作者:  来源:中国吉林网  查看:110  评论:0
内容摘要: 进看守所就像住进宾馆  “他任职3年,在村里报销吃喝发票96万元;巧立名目贪污、侵占、挥霍公款数百万元;为报答帮他拉选票的有功人员,用公款给30多名村民发‘工资’,每人每年3600元。”山东省临沭县薛疃村村民吴绍民说,&...

 进看守所就像住进宾馆

  “他任职3年,在村里报销吃喝发票96万元;巧立名目贪污、侵占、挥霍公款数百万元;为报答帮他拉选票的有功人员,用公款给30多名村民发‘工资’,每人每年3600元。”山东省临沭县薛疃村村民吴绍民说,“去年以来,全村100多名村民代表联名举报村主任杨化忠,临沭镇纪委调查后移交公安,公安又移交检察院,不料杨化忠很快就被取保候审了……”

山东临沭县:巨贪村官取保候审遭质疑

  村民梁宗奎说:“杨化忠从看守所回到村里后,比以前更加耀武扬威,像功臣一样到处炫耀,说‘进看守所就像住宾馆,根本不怕告’,并扬言要报复举报人”。这让梁宗奎大惑不解,“到底是谁给杨华忠撑腰壮胆?当初,村民代表是实名举报。现在,犯罪的人居然被放出来,镇里对举报人连个反馈都没有。”

  村民吴绍民说:“怀疑镇纪委或者公安、检察机关的办案人员没有对举报人的姓名进行保密,杨化忠就这样被放出来,让举报他的村民们感到了威胁”。

  一位律师认为,司法机关对犯罪嫌疑人取保候审,是一种人性化手段,本来是值得提倡的,但目前取保候审的程序往往不够透明,易导致司法腐败。

  这位律师说,刑事诉讼法规定了四类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可以取保候审,一是可能判处管制、拘役或者独立适用附加刑的;二是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但实行取保候审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的;三是有逮捕必要,但因患有严重疾病,或正在怀孕、哺乳自己婴儿的妇女,不宜逮捕的;四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被羁押的案件,不能在法定的侦查羁押、审查起诉、一审、二审期限内办结,需要继续查证、审理的。

  而薛疃村的部分村民认为,从杨化忠的所作所为看,取保候审期间扬言报复举报人,已经不符合取保候审的条件,因为他有社会危险性。

  那么杨化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据薛疃村的村民介绍,他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也是唯利是图的人,还是个见利忘义的人。

  知恩图报,给30多人发“工资”

  据了解,近年来,随着临沭县的城市扩张,薛疃村成为城中村,大量土地被县里征用,大批村庄被拆迁,因而村里有数千万元的土地补偿款可供支配,村主任这个职务便成为肥缺。杨化忠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极力竞选村主任。

  “2006年,杨化忠通过种种手段当上了村主任,只干了一年零4个月就被选下台”。村民梁宗臣说。

  据村民曹守白介绍,杨化忠第一次当上村主任,是在村委非换届期间上去的。2007年,薛疃村村民委员会正式换届选举时,杨化忠落选村主任,只够委员票,他感到没有面子,干脆连个委员也不当了,从此没在村里上过班。2011年4月份,村委会正式换届选举,杨化忠通过贿选、封官许愿等手段,第二次成为村主任。这期间,由于县里的一些建设项目不断占用村里的土地并大量拆迁房屋,村集体也有了大量资金,杨化忠对当初的承诺得以兑现。“凡是帮杨化忠拉过选票的人,杨化忠都给发工资,每人每年3600元。杨化忠担任村主任的3年间,在村里领工资的人员达40多人,除了应发工资的村支两委人员外,另外30多人都是当年帮助杨化忠贿选有功人员,这些人的工资一直发到2014年杨化忠被举报案发为止”。曹守白说。

  唯利是图,巧立名目贪污公款

  村民崔广礼说:“杨化忠在2007年换届选举中落选村主任后就没有在村里上过班。2011年第二次当上村主任后,他竟然给自己补发了3年的工资1.8万元”。

  据村民梁宗奎反应,薛疃村的旧村改造指挥部是2001年建设的村集体房屋。2006年,杨化忠第一次当上村主任后,就将此房屋租赁出去,将每年1万多元的租赁费据为已有,即使在他不干村干部的3年间,租赁费依然由其个人收取,至今已侵占集体资产长达9年,非法收取租赁费超过10万元。

  据村民曹守白证实,杨化忠在2011年至2014年任职期间,仅报销的吃喝费用就高达96万元,其中通过村民崔广臣领取的招待费26万元,通过梁宗奎领取的招待费6万元,“这些发票都在村里有据可查,可是县里和镇里的有关领导就是袒护他,是不是袒护杨华忠的个别领导也不清白?”。曹守白说。

  薛疃村村民梁宗奎是一位70多岁的老人,因与杨化忠关系密切,曾经被利用,帮助杨化忠贪污公款,他自己也曾得到过杨化忠给予的好处。如今,梁宗奎愿意公开为反腐败的村民作证。以下是梁宗奎的口述笔录,证明杨化忠利用梁宗奎贪污公款65500元的事实。

  “2006年下半年的一天,杨化忠给我一大把吃喝发票,让我到村委找会计报销。报销后我领到现金11000元,杨化忠给我要去了5500元。2014年10月23日,杨化忠被公安局刑拘。11月份的一天,临沭县公安局传唤我,让我交出了5500元。后来公安局又要把这笔钱退给我,我没要。2015年2月2日,杨化忠被取保候审,我去公安局问是不是也收缴了杨化忠的5500元,公安局一位姓袁的警官说:退给你你不要,现在这笔钱退到你们镇政府了。

  “2010年,因城建规划,占用我家祖坟地,迁坟补偿价格为每座坟800元,当时已经补偿到位。到了2013年,杨化忠第二次担任村主任期间,主动找到我,说当时的迁坟补偿太少了,要再给我2万元。他说需要我配合走个调解的程序,他说调解数额是4万元,事成后我要给他2万元。2013年3月22日签了《人民调解协议书》后,我到村里支出4万元,当天,杨化忠就给我要去2万元。

  “2012年,县城南外环建设,拆迁了我家的房子,已经补偿我16万元。到了2013年夏天,杨化忠说当时给我的补偿费有点少,要我去村里支取追加的补偿费3.8万元,他说必须给他2万元。我支出后就给他送去了2万元。

  “2013年上半年,我因为早年去东北谋生,家里的老房子被别人居住了。1982年我从东北回来后,当时村里安排了村办小学的房子给我居住。杨化忠为了巧立名目贪污公款,想到了我那老房子,让我报住房困难户,并让我到村里支取4万元。我拿到钱后,杨化忠给我要去了2万元”。

  利用权力优亲厚友 有时也见利忘义

  “在杨化忠任职村主任期间,把权力发挥到了极致,并有两类人得到了好处。一是杨化忠的亲朋好友,一是善于给他跑腿办事的人。杨化忠利用村集体的钱,拉帮结派,损公肥私”。村民梁宗奎说,临沭县政府建红石公园时,有偿征用薛疃村土地200亩,其中村民承包地80亩,集体汪塘120亩。县里的补偿标准是每亩4万元。杨化忠的姐夫吴清善有0.24亩土地被建公园征用,应得补偿9600元,而杨化忠给其按2.06亩补偿,实际补偿了82400元。

  梁宗奎说,像他一样帮助过杨化忠报销发票的崔广臣也得到了很多好处。崔广臣与人合伙强占了村委准备建办公室的一处土地,并迅速建了一套房子,不久即面临拆迁,崔广臣获赔一套房产外加42万元,其合伙人没建房子,也获赔22万元。崔广臣的这位合伙人就是杨化忠的一位亲戚。

  据薛疃村一位不愿意具名的村民说,梁宗奎曾经是杨化忠侵占集体资产的“帮凶”,曾经关系很好才互相利用。因为杨化忠也有见利忘义的时候,在利益面前只顾自己,不顾曾经的合伙人梁宗奎了,才把梁宗奎推向了反腐败的村民一边。

  对此,村民吴力波解释的更为具体:杨化忠曾与梁宗奎合伙承包红石湖水面2亩,在拆迁补偿时,杨化忠独吞了19万元的补偿款。吴力波说:“我也有承包的16亩红石湖水面,拆迁补偿款被杨化忠私自支取”。

  村民崔社红说:“我也有承包的红石湖水面17亩,拆迁补偿款分文没见……”。

  村民梁宗奎说:“我愿意对举报事实负法律责任”。

  然而,杨化忠毕竟被取保候审了,并且明显有保护伞在罩着杨化忠,村民的漫漫举报路还有多长?薛疃村的广大村民在拭目以待——期待着党和国家反腐败的风暴能够刮到山东临沭县,真正实现“老虎苍蝇一起打”,更要打击杨化忠的保护伞……

    文章来源于:http://www.chinajilin.com.cn/news/content/2015-08/27/content_3749424.htm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社会新闻-新闻综合 邮箱:cnxxiw@163.com 闽ICP备12010380号
Powered by OTCMS V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