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新闻

铁岭法官捅出一桩惊天大案!

时间:2017/4/19 19:34:27  作者:  来源:晨报新闻网  查看:144  评论:0
内容摘要:    核心提示:记者近日关注到辽宁正在合力打造崭新的营商环境。省委、省政府、省人大、省政协的各级领导深入贯彻、措施得力。努力创建“以合代竞,共赢之道”且“秉持大胸怀,融入大战略”的全新格局。此举如晨之旭,燃腾辽...
    核心提示:记者近日关注到辽宁正在合力打造崭新的营商环境。省委、省政府、省人大、省政协的各级领导深入贯彻、措施得力。努力创建“以合代竞,共赢之道”且“秉持大胸怀,融入大战略”的全新格局。此举如晨之旭,燃腾辽沈大地,显现出无限魅力,耀辉奉天。无论外资、内资企业都雀跃欢呼,赞声一片,沉浸在这一欢乐之中的神羊公司,面对着“及时雨”更是“得之如宝,失之不再”的无限纠结之中。 然而该公司面对党和政府合力创造的这一难得的营商环境,遭遇却大相径庭!是何缘由,致使该公司举步维艰?为何原因,使得神羊公司这一几乎夭折的婴儿,在母亲正在竭尽全力呵护他的时候,欲嚎啕大哭?可以形象地表述为:大道通渠渠洞开,匪道肠梗梗难解辽宁神羊公司“肠梗阻”何时破解?
铁岭法官捅出一桩惊天大案!
——马来西亚外商在辽宁二十多亿资产险被非法霸占情况调
记者:汪东城~李建国
    近日,记者收到在辽宁沈阳投资的三位马来西亚人的一封求助信,信中反映了一桩辽宁铁岭中级法院执行法官,等有关人员涉嫌以执行债务为名,非法霸占马来西亚投资人二十多亿资产的惊天大案。
    3月13日,记者前往马来西亚外商在沈阳投资的神羊游乐园,调查了解外商反映的情况。
    沈阳神羊游乐园项目,坐落在沈阳市铁西区的滑翔地区。走近凌空二街,一座比北京鸟巢体育场馆还要的大的大楼主体工程静静地躺在那里。记者在多年前,曾经多次路过这里,那时候,工地上机声隆隆,车辆穿梭,上千人的施工队伍日夜加班施工,那真是一派繁忙的景象。而如今,公司死气沉沉,空无一人,办公室的门窗上还贴着公安局的封条,这座巨大的大楼主体在五年之前停工至今,成了一个巨大的烂尾工程。
    一位孙姓的大爷说:这么大一个工程,这得投多少钱啊!这么好的地方多可惜呀!另一位经过这里的陆姓大叔说:这个公司的总经理让公安局给抓走五年,又无罪回来了。公安局说抓人就抓人,说放人就放人,这还有王法吗?
    记者在神羊游乐园项目的北大门,见到了神羊游乐园公司的总经理。孙长松总经理说:神羊游乐园这个项目,计划投资三十亿多元,目标是建设一个类似于美国商城的大型旅游文化主题公园。建成后,将成为东北三省国内外文化交流和旅游产业的龙头项目。
    记者:孙总,请你用最简洁的语言描述一下当时状况。
    孙长松:好的。“2011年,一个叫马传奎的香港人为了霸占神羊项目,编造虚假事实,到公安局给我栽赃诬告陷害。公安局将我和公司多名高级管理人员抓起来,马传奎趁着我们的公司被公安查封,全体员工被解散,在我们没有能力参与诉讼的特殊时机,让法官对我公司缺席审判,仅凭马传奎一方之辞,违背我公司不欠马传奎债务的客观事实,判决神羊公司欠马传奎3500多万元人民币的债务。此后,马传奎让辽宁省高院将此案下放到铁岭中级法院执行。铁岭中院的执行法官指定了一家资产评估机构,将我们建设的价值二十多亿元的神羊游乐园项目,低价评估为12.5亿元人民币,再凭空编造出我公司12.7亿元的虚假债务,将我公司二十多亿的资产做空成为零资产,之后,再指定一家拍卖机构,在未通知我公司的情况下,暗箱操作,要将神羊公司二十多亿元资产空手转给马传奎。”
    孙长松总经理拿出一份评估报告让记者看。记者查看了评估报告,这份标有“铁中评报字(2016)第137号”字样的评估报告上,写明评估单位是:铁岭中实资产评估事务所。报告第3页中写明:由于公司已停业多年,公司不能提供财务报告及相关账面,我们仅就现有资产(包括在建工程及土地使用权)和在法院申请执行及马来西亚进出口银行的贷款诉讼确定债务,包括本金及利息,计算净资产。
    于元正律师说:这是严重违背最高法院有关股权评估规定的违法行为。最高法院规定:评估被执行人的股权,法院应调取被评估单位的财务资料。神羊公司不是不能提供财务账目,其财务账目被公安局查办孙长松刑事案时全部扣押。法院可以到公安局调取,但却没去调取。评估机构没有财务账目,就不具备评估条件,不具备评估条件就不能评估。铁岭中实评估所凭空能评估出神羊公司的资产总金额和负债总金额,这不是拍脑瓜任意编造吗?铁岭中实公司出具虚假评估报告,已经涉嫌出具虚假证据犯罪。
    我们翻开评估报告,看看报告中能否找到评估依据。仅在第8页和第9页看到有两张表格,第二页表格的题目是:净资产评估明细表:表中标明1、神羊公司房产的评估值是:5.031亿元。土地的评估值是:7.477亿元。资产总计:12.50亿元。净资产:负1917.5万元。在第一页的表格中,只有一行字:神羊游乐园公司90%股权,净资产为零。
    记者查遍了评估报告,找不到有关评估神羊公司资产价值的基础材料,更找不到有关评估神羊公司负债的基础材料。
    记者走访了业内人士。一位从事资产评估二十多年工作的专业人士,看了评估报告说:你给我1000万元好处费,我也绝不会给你出这样的评估报告!做股权评估,必须先要有被评估单位的财务账目,要根据财务账目中记载的债权、债务明细,给债权、债务人发送债权、债务核查询证函。资产规模较大,债权、债务复杂的,还应在媒体上刊登债权、债务登记公告,这样才能对债权、债务人负责。特别是项目建设拖欠的施工民工工资,公司员工的工资,税务机关的税金,土地使用费,更要优先登记评估,绝不能遗漏。否则将给债权人造成巨大经济损失,给法院拍卖留下连环纠纷,给社会造成重大不安定因素。
    这份报告涉案二十多个亿资产,空口无凭就敢胡编乱造,不论评估程序,还是实际内容,都在严重违法,看来钱是没少收,脑袋晕了。
    翌日,记者驱车到铁岭,进一步了解情况。法院的接待人员让记者等着。等待中,记者看到陆续来了一些人,说是神羊项目施工队的人,是来向法院询问评估报告中的债务,是否包括了他们在神羊项目中施工的欠款 。
    记者和施工队的二十多个人在大厅里又足足等了两个多小时,接待的人告知说执行法官出差了。记者希望法院能有人接待采访,又等了很久,接近中午时分,楼上一块下来几个法官,一字排开挡住走廊,说只接待律师和被执行单位的人,不接待采访。那些自称为施工方的人,也同样被拒绝。记者向这几位法官询问法院的执法和有关评估的情况,没有人正面回答。
    记者又驱车前往铁岭中实资产评估事务所采访,那些自称是神羊项目施工队的人,听说后也一路追随到了评估机构营业执照上注册的营业地址:铁岭市银川区南环路27号。
    记者在铁岭市银川区南环路27号反复查找,找不到中实资产评估所的办公场所。于是按照评估报告记载的电话号72820399,反复拨打联系电话,电话那边传来的回答是:这个电话是空号。
    记者和施工队的那些人,四处打听寻找,实在找不到中实资产评估事务所的办公场所。最终无获而返。          
    次日,神羊公司的人在沈阳再次拨打72820399电话号,奇迹出现了,这个电话号居然打通了。神羊公司的人谎称是开原的企业,要找他们做资产评估,得知中实评估事务所藏匿的真实办公场所后,记者和神羊公司总经理及律师又再次驱车铁岭,这次很顺利找到了铁岭中实评估事务所。
    中实评估所里有3个女士在工作,桌子上堆满了大量的评估材料。她们得知记者一行人的来意后,声称所长和给神羊项目股权做评估的人都出差了。在律师的一再要求下,工作人员拨通了所长谢正花的电话。电话中谢所长说,她的姨妈在外地病危,她正在医院护理。神羊公司总经理在电话中一再要求与谢所长见一面,无论你在哪里,我们都可以到你那里见你,谢所长百般拒绝。孙长松总经理在电话中追问:是谁告诉你们神羊公司不能提供财务账面?是谁提供的评估基础材料。谢所长在一再追问下,说是铁岭中级法院的祁宝库法官提供的。
    此行,记者没有见到谢所长和参与神羊公司股权评估的人。回来后,走访了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司法界专家。这位专家看了评估报告和有关材料,一语道破了天机。他说:神羊项目的土地使用权是合资公司的中方股东投入的,神羊公司账面上没有投资,也就没有成本。中实评估所评估认定神羊项目土地总价值是747,760,500.00元,因此土地净资产至少应该是747,760,500.00元。
    神羊游乐园项目自开工至今还没有完工,因此,不存在开业经营的亏损,所有的投资都是项目建筑成本。中实资产评估所认定神羊项目建筑物的总价值是5.031亿元,即使项目建筑投资全是举债,神羊公司的总负债也不应该超过5.031亿元,仅从这一条看,中实资产评估事务所认定神羊公司总负债12.7亿元,已经严重失实。神羊项目建筑的成本和负债即使是对等的,不考虑市场增值,神羊公司至少应该有7.477亿元的土地净资产。
    于元正律师说:神羊游乐园公司实际负债约6亿元,马来西亚的银行在2009年8月25日,给神羊公司批准贷款时,专门委托国际知名大型评估机构对神羊项目全部资产做过评估,认定总价值是:3.8亿美金。按照当时美元兑人民币的汇率1比6.8311折算,约折合为:26.03亿元人民币,减去约6亿元负债,不考虑2009年8月马来西亚银行委托评估到铁岭中实2016年10月9日评估之日期间的增值,神羊公司的净资产至少达到20亿元。铁岭中级法院依据铁岭中实评估事务所认定神羊公司零资产的评估报告,出卖神羊公司90%股权,神羊公司至少损失了20亿元人民币。
    记者在网上查了一下,神羊项目坐落的沈阳市铁西区滑翔地区商业房的市场价,平均每平米大约1.7万元左右。
    即使神羊项目建成开业后其建筑物的市场价值按滑翔地区商业房价70%计算,平均每平米约为1.2万元左右。神羊项目已完成主体工程,大约已经完成建造成本的50%,若按市场价50%计算,每平米约6000元左右。神羊项目总建筑面积38.7万平米,因此,总市价最低应达到23.22亿元左右。
    由上可见:参照滑翔地区目前的市场均价,铁岭法院以零价值的评估作为依据,出卖神羊公司90%股份,神羊公司至少损失约20亿元。
    神羊公司总经理孙长松说:马传奎用同样的手段,利用评估机构编造虚假评估,已经用600万元人民币,非法霸占了神羊公司价值两亿多元人民币的10%股权。马传奎又利用铁岭的评估公司编造虚假评估报告,串通法官和评估公司共同作弊,其真正目的,就是想非法霸占我们神羊公司的全部资产。
    于元正律师指出: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铁岭中实评估事务所和法院的执行人员,如果没有得到马传奎非法的利益输送,绝不可能冒着坐牢的风险,这样违法办案。
    神羊公司总经理向记者出示了神羊公司,先后于2016年11月1日和2017年2月5日,两次给铁岭中级法院提交的,针对铁岭中实评估和法院拍卖的异议书。孙长松总经理说:铁岭法院至今没有做出任何书面回复。
    于元正律师说:依据法律规定,铁岭法院在收到书面异议后,应当在半个月内做出书面答复。
    铁岭中级法院的执行人员,和铁岭中实资产评估事务所,不能正面面对神羊公司提出的异议,是不是真的收受了马传奎的好处?记者不能妄下结论。但是,如果他们是光明正大的,为什么不能出具书面答复,不能正面地面对神羊公司呢?孙长松总经理说:他们无法答复,因为他们做的事,见不得阳光!
    记者连日来,多次拨打铁岭中实评估事务所72820399的电话号,电话里传来的声音是:你所拨打的电话不能完成。记者又通过114台查询,114台查询的结果是:这个单位没有登记。但是,在记者没有去铁岭中实评估事务所采访之前,有人多次因为业务打过这个电话,电话的开头说:铁岭中实资产评估事务所,是东北地区最大的资产评估机构。而如今,为什么就人间蒸发了呢?而铁岭中级法院的法官,为什么不能面对记者的调查呢?记者决定继续调查。(后续)
铁岭法官捅出一桩惊天大案!
    来源:http://www.cbxww.cn/List.asp?ID=11354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社会新闻-新闻综合 邮箱:cnxxiw@163.com 闽ICP备12010380号
Powered by OTCMS V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