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法制聚焦

临沂瑞丽整形医院频现医疗纠纷 记者亲历维权难

时间:2016/10/11 7:14:40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192  评论:0

   日前,记者接到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一位秦女士的电话,称三个月前,她在临沂瑞丽整形医院做了两项整形手术,一项是发际线激光脱毛手术,另一项是瘦脸针注射手术,均出现了问题。

    秦女士告诉记者,在做第一次发际线手术之前,医院并未按照要求对她的发际线形状进行专业的设计,就匆匆进行了手术。术后,秦女士对自己的发际线形状非常不满意,因为护士把秦女士并未要求做的部位脱掉了,导致看起来很不美观。最近一次发际线手术是在9月19号做的,在做手术之前,秦女士特别交代过,只做前面一点部位,边缘的头发千万不要脱掉,结果手术过程中,瑞丽整形医院工作人员又将秦女士边缘的头发脱掉了。而且整个手术过程,医生并未在场,全程均由护士操作。从六月份到九月份这三个月,秦女士共做了三次发际线手术,每次做完均有严重的感染发炎。秦女士对医院提出质疑,为什么手术不是医生操作而是护士操作,而给秦女士做手术的护士,是否具备相关的执业资格呢?

    在注射瘦脸针之后的两个月,秦女士感到了两侧脸部均有疼痛。这两次手术后出现的症状给秦女士带来了严重的精神压力,使其夜不能寐,神经衰弱,心灵受到了严重的创伤。

    当着记者的面,秦女士给医院负责协商此事的陈主任打电话,询问给其做手术的护士名字,陈主任表示需要查查才能知道是谁,秦女士问能否现在给查一下,陈主任以工作忙为由挂断电话。

    与秦女士遭遇相似的吴女士,2015年年底在瑞丽整形医院做了一项玻尿酸注射手术,吴女士一共购买了七支玻尿酸,分别填充了苹果肌和眼睛下侧部位,手术过程中吴女士并没有看到医生为其一共注射了几支玻尿酸,而医院也并没有让吴女士看到。这次手术由石院长和一位来自东莞的临时医生操作,医院告诉吴女士,这次手术由院长亲自操作,让她放心。然而手术做完以后,吴女士发现自己一下老了十岁,并且出现了眼袋,特别吓人,原因是玻尿酸注射过多。后来吴女士去医院要一个说法,医院护士写字的时候手都吓得打哆嗦,然后医院负责人对吴女士保证,让秦博士亲自给她做手术,把多打的玻尿酸溶解掉,尽管吴女士接受了这次溶解手术,但是溶解过后仍然没有达到理想效果,而且在注射部位出现了凹陷,形成了一个小窝。而医院对此也是一直敷衍,搪塞。吴女士一直陷在自己整容失败的阴影里无法自拔,其身心健康受到极大伤害。

               瑞丽医院美容医疗纠纷频发根源何在

    在秦女士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了临沂市卫计局。记者先来到了九楼临沂市卫计局办公室,当记者说明来意后,办公室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需要去八楼的医政科。于是记者和秦女士来到了卫计局八楼的医政科,医政科的工作人员经过电话请示领导后,又让记者去了旁边的政法宣传科。政法宣传科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这种情况他还不是很清楚找哪个部门处理,请示领导后,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有两个解决途径,一个是走调解的路子,另一个是走信访的途径。记者表示,哪种途径有利于问题的解决,就走哪种途径。后来该工作人员建议记者和秦女士走信访的途径,去七楼信访办,该工作人员与信访办取得联系后,让记者和当事人到七楼信访办,并且说他已经和信访办联系好了。于是记者又带着秦女士来到了七楼信访办公室,此时还不到中午十一点半,不料信访办公室却大门紧闭,敲门也无人应答。记者只能询问相邻办公室的工作人员,经过一番沟通后,记者来到了六楼的卫生监督所。

    卫生监督所办公室的一位冯主任问记者什么事,记者说明来意后,冯主任让记者到五楼法制稽查科。记者和秦女士来到法制稽查科,一位男性工作人员接待了记者和秦女士,记者出示了记者证并进行了登记,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和当事人,卫生监督所只管依法执业的问题,对于当事人所说的医疗事故和纠纷,他们无权处理。当记者询问这件事处理需要多长时间时,这位工作人员吞吞吐吐,遮遮掩掩,说处理的时间要看事情的复杂程度而定。在记者的一再追问下,这位工作人员才说出了需要十个工作日的时间才能给当事人说明案件受理情况,但是处理结果还是要看案件的复杂程度。令人不解的是,法制稽查科这位工作人员对记者很是提防,询问记者身上是否带有录音设备,并说如果不走采访途径的话,需要记者回避。记者表示,此行的目的就是到这里反映情况,要求卫生监督所给协调处理,没有别的意思,如果卫生监督所觉得处理有难度,可否配合记者到瑞丽医院进行采访?该工作人员表示需要请示一下领导。

    该工作人员走出去后不久,卫生监督所的冯主任就怒气冲冲来到了办公室,质问记者为什么拿着曝光的大帽子来吓唬人?记者一头雾水,问法制稽查科的这名工作人员:“我说过要给卫计局曝光吗?我只是要求你们配合我去瑞丽医院采访下。”该工作人员无言以对。当记者问冯主任能否安排一名工作人员配合记者去瑞丽整形医院做采访时,冯主任态度更为强硬,来了一句:“我们凭什么配合你的工作?”记者拿出证件给他看,说按照有关规定,你们应该给记者采访提供便利和保障。但是这位冯主任态度依然强硬,走出办公室时撂下一句话:“你们没走对门,就不能说我们办事效率低。”随后扬长而去。

    冯主任走后,法制稽查科的这位工作人员将秦女士叙述的整个过程记录了下来。该工作人员表示,从秦女士的叙述来看,整个过程属于他们管的只是一部分,他们只监管医院是否依法执业问题,但这方面还需要调查取证,如果在手术过程中,使用的药物有问题,还需要药监局来监管,如果是医疗事故,还需要其本人到医学鉴定委员会申请鉴定,然后走法院诉讼程序申请赔偿。记者问,那受害人是不是在你这里投诉了,还需要到其他部门进行投诉?该工作人员表示,如果他们在调查的过程中,发现涉及其他部门监管的,也可以找领导汇报,转交过去,但是医疗事故鉴定,还需要自己进行申请。 接近中午一点,记者和秦女士才做完笔录。

    走出卫计局的大门后,秦女士告诉记者,她两次手术一共花费了1680元,按照法制稽查科工作人员的说法,她需要先等10个工作日,才知道案件受理情况,是否够立案标准,是否有证据证明瑞丽医院存在违法执业,是否还需要协调药监局进行协助调查;药监局案件受理情况还需要等10个工作日才能知道结果;她如果要申请赔偿,还需要到临沂市医学鉴定委员会申请,医学鉴定委员会需要多长时间才能鉴定出结果她还不清楚;她还需要拿着鉴定结果到法院进行起诉,等到法院判决结果出来后,她才能知道自己是否能得到赔偿。当秦女士将这个过程告诉同是受害人的吴女士后,吴女士在电话那头说:“这事你还是算了吧,按照这个程序走下来,你的1680元的费用能否要回来还是给未知数,不仅如此,你恐怕搭上的费用还要多,还是自认倒霉吧,吃一堑长一智。”

     记者随后和秦女士来到瑞丽医院门口,随机采访了几位前来做美容的女士。当记者问当出现美容医疗纠纷时,是否知道到哪里投诉?受访人均表示不知道。记者将投诉的渠道和流程告诉受访人后,受访人均表示流程太繁琐,漫长,她们不愿意投诉,只能和医院协商处理。

     记者在网上搜索到,在2015年的10月份和2016年的4月份,就有媒体对临沂市瑞丽医院的美容医疗纠纷报道过,令人不解的是,屡遭媒体曝光的瑞丽医院,却依然纠纷不断。记者在临沂市卫生监督所法制稽查科听到负责接投诉电话的工作人员说过这样一句话:“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瑞丽医院在什么地方。”记者不仅愕然,作为一个监管部门的执法人员,面对一个医疗纠纷频发的被监管单位,竟然还不知道它在什么地方,这说明是投诉的人太少呢?还是我们监管部门的监管力度不够?或者是该工作人员为了表白自己和这个单位没有任何牵连?

    秦女士的维权之路还要走多久?临沂市瑞丽美容医院美容纠纷频发的根源何在?临沂市卫生监督所的调查结果如何?记者将持续关注。

   编后语:反腐高压态势之下,贪官纷纷落马,治吏越来越严,不敢腐的震慑作用充分发挥,但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的问题却日益凸显。这不仅损害了群众利益,还损害了党和政府形象和公信力。贪官蠹虫固然危害不小,但这些“太平官”、“庸懒官”带来的负能量也不可忽视,其危害性有时甚至比腐败更严重。正因如此,治庸治懒的呼声一直很强烈,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等问题引起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动员千遍,不如问责一次,在全面从严治党的新形势下,对干部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等问题再也不能听之任之、轻轻放过,而应依纪依规严肃处理,这是全面从严治党的应有之义。


中国新闻网-新闻综合 邮箱:cnxxiw@163.com “社会新闻网”版权所有